“我……你管我们怎样!”楚梦梵大羞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。
 
    “噗通!”
 
    在水面观察了一会儿的陈轩,跳进水潭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凄凉苦笑:“没用了,水下我检查过,只有几个鸡蛋大小的泉眼。”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杀陈轩?为了扶桑国?”楚梦梵问。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他杀了你至亲?”
 
    “也不算……”
 
    “到底为何?”
 
    “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?看得出你很爱他,作为特工,你太善良,如果可以选择,我不想殃及你。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特工?”楚梦梵惊讶的问。
 
    “上次在江州,山本大师杀了你们的人后,我二师兄检查了他们身体和手枪,发现了一些东西,跟情报中的华夏龙盾局相吻合。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觉得,死前有人陪着聊聊天也不错,面前的楚梦梵又单纯得可爱,因此就打开话匣子,多说了几句。
 
    “你,你怎么知道龙盾局?”楚梦梵又是一惊。
 
    “呵呵,你太天真了,你从没派到国外吧?每个国家都在互相收集情报,特别是对有怨隙的国家,更会加大投入,知道华夏有龙盾局,对扶桑来说不难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刚才听你的语气,你占据这个海岛是为了杀陈轩,即使你知道陈轩是我们的特工,但是你是怎么可能事先知道,陈轩会来这里?”楚梦梵心中有很多疑问。
 
    她也很想问舞月落香,关于陈轩的事情,因为刚才她听见有人叫他假面,她不知道假面代表什么。
 
    但这些现在已然不重要,因为他们即将死去,她也相信陈轩有苦衷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听楚梦梵提到这点,脸上现出几分得色,回答道:“我也不能断定他一定会来,但几率很大。说起来很复杂,我分析了庞大的信息量,才制定出这个的计划。简单的说,就是我确定了陈轩是为龙盾局服务,也知道他不久前,截获过东南亚毒枭的贩|毒游艇,受到华夏海军高度评价,如果华夏海军遇到难以解决的复杂局面,大有可能请来陈轩这样的人才帮忙。”
 
    “然后你就来这海岛了?”
 
    “哪里有那么简单?我是探得另一些消息,说非国不甘心失败,暗中招募人手,想再一次对华夏的玄武岛发难,因此我就特意让别人推荐了我,然后我又游说他们,让他们分别出重金,让我去聘请武道者来玄武岛。这样一来,即便陈轩不来,我们也能获得非国的巨额酬金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是一箭双雕,好毒辣的计谋。你这次为什么不请山本英松来?”楚梦梵对山本英松的封空阵诀,心有余悸,也知道陈轩上次是侥幸获胜,真正实力上,山本英松依然超出陈轩不少。
 
    “山本大师哪里有那么好请?他上次来华夏,被陈轩用诡计打伤,回国后他就开始闭门修炼,不见外人,所以请了菅鬼人大师,然后按计划来到玄武岛,就等陈轩上钩,他还真就来了……”舞月落香继续说着自己的杰作。
 
    “你还有脸说,你为了一己之私,害死那么多人,你心肠怎会这么狠毒?”楚梦梵想起上次死去的同事和刚才的队友,还有死在这里的华夏突击队员,怒声斥骂道。
 
    “狠毒?你好可爱。说到底,士兵和特工都是为国家服务,难道你接受培训的时候,教官没告诉你该怎么面对敌人吗?就算我不来玄武岛,这里不是照样会死人吗?我现在不也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吗?”舞月落香反问道。
 
    楚梦梵被问得没话说,舞月落香说得没错,教官曾多次告诉自己,面对敌人的时候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。
 
    “说到底,其实是为了利益,政治家是利益的奴隶,而我们只是这些奴隶的工具和牺牲品。不是吗?”陈轩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悄无声息的冒出水面,接过舞月落香的话头说道。
 
    陈轩刚才很快的潜入水底,就像舞月落香所说,水下并无出口。
 
    他出水后,听到两个女孩在谈话,就没有打扰,只是露出一个头,静静的聆听,舞月落香刚才说的话,他都听在耳中。
 
    陈轩语出惊人,让两个常年接受洗脑训练的女孩,沉静下来,若有所思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想了想,看着湿漉漉爬回岸边的陈轩,叹息道:“是又能怎样?我们都要死了。下面没有出口吧。”
 
    不知为何,她现在有些希望得到否定答案,期盼陈轩在下面找到洞口。
 
    楚梦梵也关注着陈轩的表情。
 
    陈轩默默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心中黯然。
 
    自己可是答应过楚梦梵,要让她活着回去,看来自己难得给女孩一个承诺,却无法实现。
 
    而如果不是自己逼迫,楚梦梵根本不必来参加这次行动。
 
    陈轩走到楚梦梵面前,满含歉意的说:“小梵,对不起!我真不该逼你来,我不知道……唔……”
 
    陈轩还没说完,楚梦梵的红唇,已经封住了他的嘴巴。
 
    这是她的,初吻。